当前位置: 首页 文学 文学作品 遮帕麻和遮咪麻

遮帕麻和遮咪麻

全文编辑
所属类别 : 文学 > 文学作品
编辑
百科名片
编辑

遮帕麻和遮咪麻,云南省梁河县地方传统民间文学,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 遮帕麻和遮咪麻讲述了阿昌族始祖遮帕麻和遮咪麻造天织地、创造人类,补天治水、智斗邪魔腊訇和重整天地的故事。史诗情节生动感人,性格鲜明,语言朴素清新。 2006年5月20日,遮帕麻和遮咪麻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基本信息
编辑
遮帕麻和遮咪麻
2006年5月20日
国家级
云南省梁河县
民间文学
Ⅰ—3
目录
  1. 1 内容架构

  2. 2 艺术特征

  1. 3 传承方式

  2. 4 传承意义

  1. 5 传承人物

  2. 6 保护措施

  1. 7 重要活动

  2. 8 荣誉表彰

正文
编辑正文

历史渊源

《遮帕麻和遮咪麻》产生于阿昌族早期,乃阿昌族先民为了感谢遮帕麻和遮咪麻的创世之恩,补天缝地、降魔降妖等多次挽救人类的大恩大德而产生的一种民间文学。

文化特征

内容架构

最早的《遮帕麻和遮咪麻》神话,主要讲述人类起源的故事,也就是阿昌人始祖的神话一作为始祖神祗,讲述方式比较随意,可以是在田埂旁,可以是火塘边,也可以是夜深人静的床铺上,通常情况下,是老人向孩子讲述氏族的历史,介绍先人的业绩和磨难,在一些特殊的日子里,部落中德高皇重的老人,也会向人们讲述《遮帕麻和遮眯麻》神话,对年轻人进行阿昌氏族奋斗历史的教育,要后代永远记住祖先的业绩和历史。

艺术特征

阿昌族祖灵崇拜中地位最高、影响最大的阿昌族创世神灵——遮帕麻与遮咪麻。在阿昌族的文化和信仰中,遮帕麻与遮咪麻享有极高的声誉,被尊称为“天公”和“地母”。“遮”在阿昌语中指“打仗的兵”,“帕麻”和“咪麻”分别是对年长的男子和妇女的尊称,“遮帕麻”指军队首领和统帅,“遮咪麻”是统帅的妻子。

遮帕麻与遮眯麻的传说来源于阿昌族长篇创世纪史诗《遮帕麻和遮咪麻》。 《遮帕麻和遮咪麻》是阿昌族活袍(祭师)在祭祀活动时唱诵的经诗。史诗讲述了遮帕麻和遮咪麻在造天织地过程中战胜了恶魔,为人类造就了美好的生存世界。传说远古的时候没有天也没有地,是天公“遮帕麻”造天,地母“遮咪麻”织地,人类才逐渐繁衍,从此安居乐业起来。然而旱神“腊訇”却造了个假太阳,钉在天幕上,毁灭了人类的幸福。遮帕麻和遮眯麻为了世间万物的生存。降妖除魔、制伏腊訇,用神箭射落假太阳,使人类获得新生。从此,他们成为阿昌人心目中和平幸福的保卫者及恶魔邪恶的驱逐者。遮帕麻和遮眯麻是阿昌族至高无上的神灵,他们的形象成了阿昌族人民不屈不挠斗争精神的体现者,是战胜邪恶、改天换地的良好愿望和伟大力量的化身。

由于遮帕麻和遮眯麻在阿昌历史上的崇高地位,20世纪80年代后,当“窝罗节”被确定为阿昌族盛大节日时,遮帕麻与遮咪麻就成为主要祭祀和纪念的神灵,人们画遮帕麻和遮咪麻的画像供奉,在梁河县九保乡的窝罗广场建有纪念官,官里专门塑了遮帕麻和遮咪麻的塑像,供人们祭奠。节日庆典中活袍要念诵史诗《遮帕麻和遮咪麻》(节选),这种仪式一直延续下来。

遮帕麻和遮咪麻的传说,不论是唱诗还是白话故事,内容基本一致。故事讲述了阿昌族始祖遮帕麻和遮咪麻造天织地、制服洪荒、创造人类、智斗邪魔腊訇而使宇宙恢复和平景象的过程。

遮帕麻和遮咪麻不仅是阿昌族最受崇拜的至尊善神,而且也是所有寻常人家的护佑之神和阿昌族祭祀活动的主掌之神。

《遮帕麻和遮咪麻》是一部叙述创世的长诗,同时也形象地反映了人类从母权制向父权制过渡的状况。故事中的盐婆神话是古代西南民族游牧文化的一块“活化石”。 

传承方式

阿昌族民间流传的《遮帕麻和遮咪麻》,可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散文体的神话故事,一种是史诗。两种不同体裁的《遮帕麻和遮咪麻》,传承方式也不尽相同。

一、从田埂旁到火塘边的讲述

如今听到的《遮帕麻和遮咪麻》,无论是散文体还是诗歌体,内容基本相同。但是,最初的《遮帕麻和遮咪麻》并非如此。《遮帕麻和遮咪麻》的内容,最初是以神话故事的形式流传于民间,情节简单,甚至可能几个神话互不关联。后来,在流传过程中,阿昌先民不断地进行艺术再加工,内容日益丰富生动,原来不相关联的情节联结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整体。最后,随着阿昌族原始宗教的发展,出现了专门在宗教场合演唱的诗歌体的《遮帕麻和遮咪麻》。《遮帕麻和遮咪麻》史诗的出现,是在原有神话的基础上进行了再加工,在不同的时代增加了不同的内容,融入了许多社会生活和生活经验的总结。这使《遮帕麻和遮咪麻》日益系统化。

即使到了如今,散文体《遮帕麻和遮咪麻》的讲述仍很随意,田埂旁、少塘边、夜深人静的床铺上,尤论男女老少,都可以讲述。

二、活袍之间的传承

《遮帕麻和遮咪麻》史诗的传承方式,与散文体的《遮帕麻和遮咪麻》完全不同,《遮帕麻和遮咪麻》史诗只能由阿昌族的活袍在特定的宗教仪式和民俗活动中念诵。

阿昌族的“活袍”,即念经的人,译成汉语,就是“经师”。活袍大都学识渊博,阅历丰富,懂医术,会治病。在阿吕族的日常生活中,活袍具有崇高的社会地位。阿昌族的宗教活动都有活袍参加,就是葬礼也多由活袍主持。凡是活袍参加或住持的活动,都要由活袍诵经一活袍所诵经文,主要是史诗《遮帕麻和遮咪麻》。在活袍那里,史诗《遮帕麻和遮咪麻》就是宗教经文。因此,史诗《遮帕麻和遮咪麻》,只能由活袍在宗教仪式上念诵一这种现象,决定了史诗《遮帕麻和遮咪麻》的传承,只能在活袍师徒之间进行。

三、民俗节日活动中的传承

阿昌族的民俗和节日活动,对《遮帕麻和遮咪麻》的传承,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阿露窝罗节是阿昌族最大的民族节日,也是阿昌族最大的民俗活动,还是与《遮帕麻和遮咪麻》的传承关系最为密切的节日。

阿露窝罗节由阿昌族的传统节日“窝罗节”和“阿露节”(又叫“赶会街”)合并而成。“阿露节”是信奉小乘佛教的阿昌人的一个传统节日。“窝罗”又称“蹬窝罗”,是阿昌族歌颂始祖遮帕麻和遮咪麻创造了人类、繁衍子孙的一种传统舞蹈。1993年5月,云南省德宏州九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决定,将窝罗节和阿露节合并,节日名称统一为阿露窝罗节,于每年3月20日举行,节日时间为两天。

阿昌族的泼水节,对《遮帕麻和遮咪麻》的传承,也有重要影响。阿昌族泼水节,又称桑建节,源于《遮帕麻和遮眯麻》神话,传说阿昌小伙腊亮跟三嘴怪搏斗,筋疲力尽的时候,遮咪麻派来使者,赐给他一葫芦圣水、一根桑建树枝。腊亮用桑建枝蘸圣水洒去,枯死的花草树小复活了,又用桑建树降魔棍打死了三嘴怪。阿昌族的泼水节于每年清明后七日举行,为期四天,节日期问,青年男女进山采花,用花扎成花塔、花轿,置于广场上,然后用清水浇花塔、仡轿,给轿内的佛像沐浴?最后,人们相互泼水祝福,泼水消灾,青年人则在泼水节巾寻求伴侣。由于泼水节源于《遮帕麻和遮咪麻》,泼水节的活动对扩大《遮帕麻和遮咪麻》的影响,起到了重要作用。

此外,阿昌族修建房屋、迎新嫁娶、送葬出殡、接待客人时,也要唱歌、蹬窝罗(跳舞)。唱歌时,开口先要盘家谱。所谓盘家谱,就是歌唱本民族的历史,讲述始祖遮帕麻和遮咪麻战胜妖魔腊訇、创造人类、繁衍子孙的功绩。其实,蹬窝罗就是祭祀遮帕麻和遮咪麻的一种古老的宗教仪式,对《遮帕麻和遮咪麻》的传承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仪式活动

阿昌族阿露窝罗节的仪式活动包含了阿露节和窝罗节的仪式、节日主要活动以及规约禁忌。阿昌族窝罗节最重要的仪式是祭天公遮帕麻和地母遮咪麻,立秋是过去阿昌族在正月过春节期间主要的祭祀仪式;陇川阿昌族的阿露节与傣族的“进洼,出洼”异曲同工,因而阿露节期间最主要的仪式也就是南传上座部佛教“出洼”的祭祀仪式,祭色芒是陇川阿昌族传统的祭祀仪式。阿露节的主要活动是赶街,窝罗节的主要活动是蹬窝罗,阿露节与窝罗节的规约禁忌各不相同,都别具特色。

祭天公和地母

活袍在传统祭祀活动中所念诵的长篇创世记史诗中的遮帕麻和遮咪麻,被阿昌族群众赞誉为“天公”和“地母”,在整个阿昌族文化中拥有崇高的地位。自从阿露窝罗节成为阿昌族统一的节日后,梁河县阿昌族每逢节期,遮帕麻与遮咪麻就成为主要祭祀和纪念的神灵,人们塑遮帕麻和遮咪麻的像来供奉并举行祭祀活动。在庆祝阿露窝罗节的节日庆典大会或者重要的大型活动中,都要请活袍念诵史诗《遮帕麻和遮咪麻》,其含义是颂扬他们对人类的丰功伟绩,并祈望得到他们的祝福和护佑,保证活动平安顺利,同时也使阿露窝罗节更具有悠久的历史内涵。节日庆典宣布开始后,活袍就身穿传统祭祀服装,着蓝色长袍,系腰带,带黑色或红色包头,一手持雉尾羽毛,一手摇黑色大扇,威严而庄重地显示在场地(舞台)中。

在场地的正中(梁河九保乡的窝罗广场专门建盖了遮帕麻和遮咪麻的纪念官供祭祀),置放着祭台,台上摆放了活袍祖传的祭祀法器——木雕马。据说木马寄附着祖先的神灵,主要是用于辟邪,祈求节日里平安。在小木马前,摆放香炉并燃香。祭品有五谷、清水、酒、茶、猪头,熟鸡、刀等。肉及整鸡,代表来年丰衣足食;大米和鸡蛋,代表来年五谷丰登;水,代表来年地肥水肥;刀、剪,用于驱邪。锦鸡毛,用于念诵《遮帕麻和遮眯麻》的时候对应节数。

用公鸡鸡冠的血点在牌坊上,叫作“点红”,活袍用阿昌语念祝词,大致意思是:“如今是个好日子,遮帕麻、遮咪麻在天上保佑着我们,绐我们的日子清清洁洁、平平安安的,给生产、生活带来便利。”接着大声用阿昌古语吟诵创世史诗《遮帕麻和遮咪麻》。 《遮帕麻和遮眯麻》不需念诵全部,要从开天辟地开始,念诵织天造地、造九种蛮夷、制伏腊訇等章节,直到世间平静为止。

传承保护

传承意义

《遮帕麻和遮咪麻》作为一部详细叙述创世的长诗,形象生动地反映了人类社会从母权制向父权制过渡的状况。故事中所描述的盐婆神话是中国古代西南民族游牧文化的一块“活化石”。《遮帕麻和遮咪麻》也被视为是阿昌族文化发展的一座丰碑,同时,阿昌族还将其称为是“我们民族的歌”。

传承人物

曹明宽

曹明宽,男,1943年10月出生。2007年6月,曹明宽入选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云南省梁河县申报。项目名称:遮帕麻和遮咪麻。 

保护措施

自1979年来,对阿昌族民间文学的整理就已开始,云南人民出版社于1983年1月正式出版《遮帕麻和遮咪麻》单行本(全诗40000字,1080行)。 

社会影响

重要活动

2018年3月19日晚,2018年梁河县阿露窝罗节与回龙茶文化节暨中华茶商德宏行《遮帕麻和遮咪麻》舞剧在梁河阿昌族文化广场演出。 

荣誉表彰

2013年,由云南民族文化音像出版社拍摄制作、出版发行《云南民族传唱艺术——云南九个民族十一部口头传唱艺术之阿昌族创世神话史诗<遮帕麻和遮咪麻>》,反映少数民族文学真实原貌,弘扬云南省优秀的民族民间传统口传文化和传唱艺术,获第三届中国出版政府奖。 

文化轶事

一、造天织地的传说

太古时,没有天,没有地,“整个世界混沌不分,不会刮风也不会下雨”。记不得是哪年哪月,混沌中突然闪出一道白光。有了白光,有了黑暗,也就有了阴阳。阴阳相生,诞生了天公遮帕麻和地母遮咪麻,还产生了三十名神将、三十名神兵。

遮帕麻裸露着身体,顶着天慢慢站起 随着他的起立,天与地逐渐分离。遮咪麻挺直了腰,苍天升上去九万里。遮帕麻挺直了背,双手托灭向上一送,天升上去九个九万里。

遮帕麻腰系一根赶山鞭,胸前吊着两只山一样的大乳房.他挥动赶山鞭,召来三十名神将、三十名神兵,还有三千六百只白鹤。他让神兵背来银色的沙予,让神将挑来金色的沙子,让白鹤鼓动翅膀,掀起阵阵犴风。有了风也就有了雨,他用雨水拌金沙,造了一个太阳;用雨水拌银沙,造了一个月亮。

太阳和月亮造好了,却没有地方放。遮帕麻撕下自己左边的乳房放在地上,变成一座太阴山;撕下自己右边的乳房放在地上,变成一座太阳山,两座山各高十万八干丈。从此男人没了乳房。遮帕麻右边夹起月亮,左边夹起太阳,每跨出一步留下一道彩虹,走过的地方踩成了银河,喷出的气体变成了满天的白云,流下的汗水化作了雨水。遮帕麻把月亮放在太阴山顶,把太阳放在太阳山上。

遮帕麻在太阴山和太阳山之间种了一棵梭罗树,让太阳和月亮绕着梭岁树转,太阳出来是白天,月亮出来是夜晚。他用珍珠造了东边的天,用玛瑙造了南边的天.用玉石造了西边的天,用翡翠造了北边的天。

遮帕麻诞生的同时,遮咪麻也诞生了。遮咪麻一出生,发现脚下没有依托,周同一片空窄,不由惊叫一声,她全身裸露,头发和脸毛有八丈长,脖子上长着一个比芒果大的喉头。她摘下自己的喉头当梭子,从此女人没了喉头;她拔下自己的脸毛织大地,从此女人没了胡须。

遮咪麻拔下自己右边脸上的毛,织出了东边的大地;拔下自己左边脸上的毛,织出了西边的大地;拔下下颏的毛,织出了南边的大地;拔下额头的毛,织出了北边的大地。大地织好了,从遮咪麻脸上流下的鲜血,变成了一望无际的大海。

天公遮帕麻造天,地母遮咪麻织地,结果天造小了,地织大了,天边罩不住地边。这时,天上炸雷,震撼大地,危险来临。遮咪麻急忙抽去三根地线,结果引发了地震,大地有的地方凸起,有的地方凹下;凸起的地方成了高山,凹下的地方成了平原。从此,地缩小了,天边盖住了地线。

二、生下一颗葫芦籽

天地造好后,天公遮帕麻来到了大地。他看着美丽的大地,百思不得其解。他决定去找织地的神,提着赶山鞭,四处奔走。

遮咪麻收好了三根地线,看着天上的太阳、月亮和白云,也很惊讶。她决定去找造天的神。她上高山,下平原,饿了摘野果充饥,冷了将茅草披在身上。

终于,在一个晴朗的早晨,在大地的中央,在高高的无量山上,遮帕麻和遮咪麻相遇了。遮帕麻赞扬遮咪麻织的大地,有巍峨的高山,辽阔的草原,肥美的河谷,宽阔的海洋。遮咪麻却说,地再好,没有人啊!遮帕麻说,让我们结合,一起创造人类吧!

他们想结合创造人类,又怕违背了天的旨意。他们决定各自选个山头,生一堆火,让火烟代表天意。两座山头上,同时冒起两股浓烟;两股浓炯在天空交合,变成了一股青烟。遮帕麻和遮米麻放心地结合了。

9年后,遮咪麻生下一颗葫芦籽,遮帕麻把葫芦籽埋进土里。又过了9年,葫芦籽发了芽,长出一根九十九丈长的葫芦藤。这样长的葫芦藤上,却只开了一朵花,结了一个葫芦。葫芦越长越大,遮帕麻怕它撑破大地,就用神鞭将它抽打,没想到打出一个大洞,“洞里跳出了九个娃”,看到遮咪麻,“亲亲热热叫妈妈”。

最初的人类就这样诞生了。九兄妹互相交往,相亲相爱,生下了后代,人渐渐多起来了。

遮帕麻教人学会了打猎和捕鱼,遮咪麻教人学会了生火做饭。他俩还教人学会了驯养飞禽走兽、结绳记事。从此,人类生活在美丽富饶的大地上。

三、制造南天门

人类的好日子过了一年又一年。有一天,突然,天空雷鸣电闪,雷电劈倒了大树,狂风吹开了天幕,暴雨降到大地。转眼间,大地变成了一片汪洋。

天地破了,地母遮咪麻急忙去补。她用原来留下的三根地线,分别缝合东边、西边和北边的天地,只有南边的天地,她无线缝补。南边刮着大风,下着暴雨,变成了一片汪洋。

最南端的地方名叫拉猩旦。如果在拉涅旦造一-座南天门,就能挡住从南边吹来的风雨。遮帕麻和遮咪麻商量后,遮帕麻决定去造南天门。

这天早晨,遮帕麻告别遮咪麻,带着三十员神将、三十员神兵,向南方的拉涅旦出发了。高山挡路,遮帕麻用赶山鞭赶走高山;河水拦道,遮帕麻用赶山鞭架起一.座桥梁。不知走了多少个日日夜夜,他们终于到了拉涅旦。

此时,整个拉涅旦泡在洪水里,活下来的人和动物被困在山峰.上。洪水还在往山顶涨。

遮帕麻领着神兵神将,用石头筑起了一道拦洪的墙,用木头造了一座挡风的南天门。洪水制服了,风雨挡住了,人和动物又回到了平地,恢复了安宁的生活。

造南天门时,美丽的盐神桑姑尼爱上了遮帕麻。她天天跟在遮帕麻身后,不时地用甜言蜜语挑逗遮帕麻。

造好了南天门,挡住了洪水,遮帕麻准备回家,回到大地的中央。可是,盐神桑姑尼不让他走。 最后,遮帕麻陷人了桑姑尼的情网。

四、旱魔腊訇作乱

就在遮帕麻去南方期间,狂风和闪电孕育了旱神腊訇。

腊訇降落在大地的中央。腊訇的本性就是制造混乱,以毁灭人间的幸福为乐。他看到人们白天男耕女织,晚上唱歌跳舞,日子幸福美满,便造了个假太阳,钉在天幕上。从此,地面上只有白天,没有夜晚。天空像蒸笼.地面像烧红的铁锅。水塘干了,草木枯了,连水牛的角都被假太阳晒弯了,黄牛背都被假太阳烤焦了。腊訇把山族动物赶进了水,把水族动物赶上了山,强令树木倒着长。游鱼在山头打滚,走兽在水里漂荡,世界一片混乱。

看着旱魔横行,生灵涂炭,听着动物痛苦的呻吟和人们求救的呼唤,遮咪麻心急如焚。她无力战胜旱魔,只能日夜盼望遮帕麻归来。可是,不见遮帕麻的一点消息。

遮眯麻听不到遮帕麻的消息,急得团团打转。她派狗去拉涅旦送信,可是,狗嫌涅旦山高路难走,死活不去。她叫鸡去拉涅旦送信,鸡也死活不去。

遮咪麻急得直流眼泪。信件送不到,遮帕麻何时才能归?

这时,河里出现了一只小獭猫。遮眯麻请小獭猫去拉涅旦送信,勇敢的小獭猫答应了。

好一个小獭猫,专拣直路走。上山它比兔子快,下山它比老虎快。碰到刺蓬,它一低头就钻过去了;碰到深沟,它一纵身就跳过去了;碰到大河,它-一个猛子扎进去。小獭猫翻了九十九座山.过了九十九条沟。肉跑掉了九斤,皮磨破了九层,终于来到了拉涅旦。它将中央大地的灾难报告给了遮帕麻。

听说中央大地遭难,遮帕麻心急如火,立即召集神兵神将,准备返回家乡。拉涅旦的百姓知道了,全来把他挽留。

桑姑尼听说遮帕麻要走,急得流下了泪水。她哀求遮帕麻,不要离开南方,不要离开她。

大家的挽留,桑姑尼的眼泪,感动了遮帕麻。是走还是留,他下不了决心。他决定通过猜测天意来决定去留。他带着大家去狩猎,专撵山老鼠,如果山老鼠从旧洞出来进新洞,则天意要他留下来;如果山老鼠从新洞出来进旧洞,则天意叫他回。最后,山老鼠从新洞跑出来,钻进了旧洞。遮阳麻知道了天的旨意,带着兵将离开了拉涅旦。

桑姑尼跟随遮帕麻,带着她的食盐,也来到了中央大地。

五、降妖除魔

遮帕麻一回来,看到的是干旱和饥荒。钉在天上的假太阳,照得空中热流滚滚,地面热气腾腾,大地裂开了大口,山林处处冒烟,庄稼荡然无存。“腊訇乱世三年,大地闹了四年饥荒。”

遮帕麻愤怒了,挥舞着赶山鞭,震得山摇地动。但是,他控制了自己的怒火,决定先假装和腊訇交朋友,用魔术战胜他,再把他消灭。

遮帕麻走进腊訇的家,旱魔鼓圆十二个眼球,鼻孔里喷出火焰,满脸杀气,不说一句话。遮帕麻笑着说,他是来交朋友的。腊訇以为遮帕麻怕他了,说交朋友可以,必须以他为大,天地归他管。遮帕麻说,尊谁为大,要通过比赛魔法来决定,谁的魔法大,谁就管天下。腊訇自以为魔法无边,满口答应了。

遮帕麻和腊訇走进山林。腊訇来到一棵花桃树前,掐动手指,同时念着咒语,咒语刚念完,花桃树的叶子全蔫了。腊訇得意地说,谁的魔法都不如我,我掌握生杀大权。遮帕麻说,杀死容易复活难。如果真有本事,就要让枯枝发芽。他对着花桃树,念了咒语,喷了一口清泉水。很快,枯死的花桃树伸出了树枝,抬起了叶子,发出了新芽。

看了遮帕麻的魔法,腊訇目瞪口呆,垂下了头。很快,他又露出了凶相,要求通过做梦,再斗两次法,以最后的胜负定输赢。

第一次比赛,腊訇睡在山头上.遮帕麻睡在山脚下。

遮帕麻梦见自己造的太阳又从海里升起,被假太阳晒死的树木都活过来了,小鸟又飞回了树林,鱼儿在水里游来游去,世界充满了欢乐。

腊訇梦见自己的假太阳落地了,自己在黑暗中到处乱撞,直到撞在大树上,吓醒过来。

第一次梦中斗法,腊訇失败了。

第二次梦中斗法,遮帕麻睡山顶,腊訇睡山下。

这一次,腊訇梦见天塌了,地陷了,自己掉进了万丈深渊。三次斗法,腊訇三次失败,终于同意和遮帕麻交朋友。

遮帕麻请腊訇吃饭。桑姑尼在饭里放上盐巴,腊訇觉得饭菜鲜美极了。第二天,遮帕麻设下妙计,让腊訇吃了毒菌“鬼见愁”,把腊訇毒死了。“腊訇的尸体臭气冲天,狗去咬他的心,猪去拱他的肝,七零八散,碎成万段。

腊訇死了,遮帕麻砍了黄栗树,做了一张千斤重的硬弓;砍来大龙竹,做了一根九丈长的利箭。他拉弓放箭,射下了假太阳。

假太阳落地了,天上又出现了遮帕麻造的太阳和月亮。真太阳能出能落,真月亮能升能降,世间万物恢复了原来的秩序,安宁和幸福回到了人间。

遮帕麻挥动赶山鞭,把倒地的树木扶正,让倒流的河流回转,整顿了混乱的天地。他把水里的山族动物放回山,上,把困在山上的鱼类赶回河里。

为了让人类幸福地生活下去,遮帕麻教会了男人耕田种地,遮咪麻教会了女人纺纱织布。然后,遮帕麻和遮咪麻飞上天空,遮帕麻骑上月亮,遮咪麻骑上太阳。白天,遮眯麻俯瞰着大地;夜晚,遮帕麻巡视着天空,守护着人类的安宁。

阿昌人繁衍生息,人口越来越多,一代接一代,过着美好的生活。

六、战胜三嘴怪

阿昌人幸福的日子过了一年又一年,当传到第990代时,旱魔腊訇的阴魂又还阳了。

腊訇痛恨遮帕麻将他碎尸万段,让他吃了万年的苦头。他托生为一个长着三张嘴的妖怪,其中- -张嘴专门吃天.一张嘴专门吃地,一张嘴专门吃人。传说,他到处撒布瘟疫,每天还要吃掉九个童男童女。

人们痛恨腊訇托生的三嘴怪,把他赶到九座山外。可是,三嘴怪不甘失败,使出了魔法,把大地上的水全部弄干了。没有了水,树叶干枯了,田地开裂了,庄稼着火了,人们生活在苦难之中。

三嘴怪看到人们受灾受难,又杀回来了。人们又一次拿起棍棒刀叉,与三嘴怪搏斗。三嘴怪的魔法太大了,人们斗不过他,很快败下阵来。就在这时,一个名叫腊亮的小伙子爬上大树。他拉开硬弓,连发两箭,射中了三嘴怪的两只眼睛。三嘴怪大叫着逃跑了,临走时,卷起一阵黑风,掳走了九个童男童女。

为了寻找被三嘴怪掳走的童男童女,腊亮身背硬弓,翻过了九十九座山,战胜了数不清的毒蛇猛兽。就在腊亮筋疲力尽的时候,天上的遮咪麻派来一个使者,给了腊亮一葫芦圣水、一根开满白花的“桑建”树枝,并传话给他:“水是圣水,花是神花,桑建树枝是降魔棍,无论何时何地,用桑建树枝蘸上圣水一酒,就可以消灾免祸。”

腊亮听了这话,非常高兴。他用桑建树枝蘸上圣水,朝向大地洒去。顿时,枯死的花草树木复活了,三嘴怪撒播的瘟疫消失了。他乘胜追击,救回了被三嘴怪掳走的童男童女,用桑建树降魔棍打死了三嘴怪。从此,人们又过上了幸福安宁的生活。




百科统计
  • 浏览次数 : 30
  • 编辑次数 : 0
  • 最近更新 : 2021-04-10 21:19:58
  • 创建者 : 丑奴儿

百科目录

  • 1. 内容架构
  • 2. 艺术特征
  • 3. 传承方式
  • 4. 传承意义
  • 5. 传承人物
  • 6. 保护措施
  • 7. 重要活动
  • 8. 荣誉表彰
参考资料
编辑
百科标签
编辑
国家级-非遗 民间文学-非遗 非遗-非遗 非地理
56用户协议 申请删除百科

相关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