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艺术 影视 凤舞彝兰

凤舞彝兰

全文编辑
所属类别 : 艺术 > 影视
编辑
百科名片
编辑

《凤舞彝兰》是由云南人主创的一部戏曲电视剧,已荣获中国电视剧最高政府奖“飞天奖”戏曲类电视剧三等奖(第27届)。该剧由陈明新执导,男女主角均荣获过文化部颁发的“文华大奖”。女主角凤彝兰由胡春华扮演;男主角赵明德由周凯扮演;少女时代的小叶子,即凤彝兰,由“金孔雀优秀表演奖”得主李静扮演。

基本信息
编辑
凤舞彝兰
舞台剧
云南省
新编历史剧
目录
正文
编辑正文

舞台剧

舞台剧《凤氏彝兰》是由云南省京剧院创作的一出新编历史剧,这出戏一经推出,就荣获了大大小小数十个奖项。在文化部举办的“第七届中国艺术节”当中,荣获“第十一届文华大奖”,其中包括“文华导演奖”、“文华表演奖”、“文华剧作奖”;另外,在“第三届中国京剧艺术节”荣获了十项大奖,囊括了所有的单项奖;除此以外,还荣获了“中国少数民族戏剧学会”颁发的国家级“金孔雀大奖”。现已作为国家精品剧目。

这出戏的演员阵容也相当强大,男女主角均荣获过文化部颁发的“文华大奖”。女主角——凤彝兰,由荣获“第七届文华表演奖”的得主胡春华扮演;男主角——赵明德,由荣获“第十一届文华表演奖”的得主周凯扮演;少女时代的小叶子,即凤彝兰,由该院的新秀“金孔雀优秀表演奖”的得主,24岁的白族演员李静扮演;而主要配角——麦子,则由荀派花旦王晓琳反串老旦行当。该演员由于麦子一角,荣获“第三届中国京剧艺术节表演奖”和“金孔雀优秀表演奖”。

这出戏的唱腔也非常好听,如:“历劫难”和“多少年”这两段唱腔,设计特点除了在保持京剧声腔艺术本体韵味的同时,还融入了彝族民歌的音乐元素,使凤彝兰这个彝族妇女形象更加栩栩如生、真实感人。在“烟朦朦”这段唱腔当中,则运用了非常优美的“西皮中三眼”,唱腔设计有较大的创新,随着男女主人公的一唱一和,诉说了恋人之间的相思之苦。而“土司大印不能交”的唱腔设计层层递进,借鉴了传统京剧<四郎探母>的对唱形式,既符合戏情戏理,又推动了剧情的发展,准确地刻画了男女主人公此时此刻矛盾复杂的心理活动。

电视戏曲

作为电视特性的表现,该剧将眼光投向土司府内部因权利的争夺所引发的一系列为生存而展开的争斗,以及由此而导致人格的分裂与人性的异化,其主题不再是显而易见的单一,而是转向复调多变,这为观众的接受提供了更多的空间。剧中,怎样围绕土司内部权利之争而形成的以三奶奶、六奶奶为代表的一派与以凤彝兰为代表的一派的矛盾冲突,和凤彝兰与白朵爷的矛盾;凤彝兰与师爷赵明德之间的情感矛盾;有掌权后的凤彝兰与奴隶娃子之间的矛盾,以上这些冲突和矛盾就是该剧表现的重点。这些矛盾都组成了在特定环境和特定人物之间一系列的悲剧性冲突,从而展开了人与人、权利与生存、情感与理智的斗争,如此险象环生,增强了悲剧的艺术感染力。

剧中,主人公凤彝兰的悲剧命运并没有简单地归结为个人的主观动机和过失,而认为是环境险恶下生存的无奈抉择以及由此导致的人性恶的膨胀。在叙事结构上,该剧吸收了古典戏曲的疏离结构技巧。剧中,那如幽灵般出没于戏里戏外的老毕摩、众毕惹等,不仅将给舞台气氛涂抹上浓重的宗教神秘色彩,也推进了剧情。同时,通过运用月亮、花草,喻示岁月的流逝,由此,剧中情节在跨越前6年和后16年间衔接转换。

电视戏曲更注重彝族人火热情感的力度。比起汉族来,彝族人的情感尤其是爱欲,显得更加明快、充分而一元。当小叶子以她特有的火热明快的示爱方式大唱山歌、投怀送抱时,汉人师爷赵明德只能扯起“明媒正娶”的汉家礼俗来抵挡,两种文化、两种性格和两种情感的呈现方式,使得观众于哑然失笑中获取诸多启示。在该剧的高潮部分,为了彝人的安定,为了新土司、好恋人的太平之治,赵明德硬是压下了心头的爱欲,坚决不与昔日的小叶子、今朝的凤氏彝兰成亲,只情愿作彝兰女儿小英子的家庭教师。当然,汉人老师赵明德也有放纵情欲的时候,可是即便他大醉酩酊,被动地与学生英子欢爱之时,他的口中永远还是念叨着他心爱的叶子。

罪过不在醇酒,不在师生之间,当然也不怨彝兰和赵明德这对生死难圆的恋人,该诅咒是那在同样无情地侵蚀着这片牧歌般土地的万恶的专制权力。

全剧形象而深刻地说明:正是专制权力这怪胎祸水,凭借着体制和传统的惯性,在一代一代地荼毒着人们原本清纯的心灵。爱情一旦与权位联系起来,悲剧的发生也就在顷刻之间了。

该剧除了在唱腔方面和原舞台剧有很大的突破以外,在舞美设计和服装设计方面我们也做了很大胆的尝试和创新。追求少数民族图腾、服饰京剧化,更好地为人物服务,丰富了戏的内涵,应该会使该剧更加光彩照人!

剧情介绍

一个命若草芥的彝山女奴小叶子,受命运的摆布,倾心的人不能嫁,成为了土司的第九房姨太太。因为给土司生了儿子,解除了老土司无子绝后的心腹大患,备受宠爱,赐姓凤氏,改名彝兰。老土司归西,土司府各房太太与各山头部落争权夺势,凤彝兰让权求生不得,反而失去了儿子。被逼无奈,借助土匪势力,夺回了大权,执掌土司府。她是个被逼成的女土司!她的人生道路,处处受逼,次次无奈:她被迫与割舍不下的人赵明德分手,她被逼成为凤氏土司的九姨太,她被逼成为凤氏第31代土司。残酷的是,她成为主子、对人有生杀予夺大权的时候,她也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她倾心的赵明德无论是当老土司的师爷还是当了她的师爷时,对她都是水中月、镜中花,可望不可及,咫尺相隔却相会无期。惧禁忌在前,怕危险于后,无论怎样,她都别无选择。只能怅惘于命运的无奈,在情势的步步紧逼下,任凭牵心的爱被岁月消磨。更不幸的是,她的女儿小英子爱上了师爷赵明德,两人酒后好合,又让她碰见,这极大地刺伤了她。赵明德自杀明志,小英子为避匪患远走他乡,只剩下凤彝兰在山风中老去。“啊噫哟喂——想你想你真想你,阿妹亲手来绣你,把你绣在心坎上,生生死死带着你。”这首优美的彝族民间小调,被剧情浓浓的悲剧意味与人物凄楚的命运诠释得那样情真意切,此恨绵绵。凤彝兰与赵明德苦恋一生,无收无获。所面对的,却只有一种展不开的爱,一腔说不出的苦,一段了不掉的情,一条没有头的路……

围绕着这段未了情缘,该剧为人物刻画所提供的情境因素是十分充分的。彝族女娃子小叶子从一个天真可爱的山妹,被情势一步步改造成为了一个凶悍世故的女土司,突出的是一个“逼”字;为着逃避追杀、躲避祸乱而流落彝山的赵明德是一个汉人知识分子,他从一个还有点儿傲骨的精明师爷一步步变成一个越来越逆来顺受、唯唯诺诺的奴才,强调的是他“人在矮檐下”的“屈”字。事实上,这对苦命男女,心底对彼此的惦记,都是在野山上建立起来的印象。小叶子仰慕的是知书达礼、超然独立的那个身为奴隶却不象奴隶的汉人,而赵明德牵挂的是淳朴率真、热情活泼的那个藐视权财、身上绝少俗世浊流中人的世故气的小叶子。然而,命运对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玩笑,在被逼的人生处境中,于受屈的生命状态里,他们擦肩而过,失之交臂了。他们身不由己地走向了自己最初角色的反面,离彼此心中被爱定位了的那个形象愈来愈远,他们当然不可能最终走到一起,等待他们的,只会是悲剧。

在该剧的人物塑造的当中,除了重要的角色,我们对边缘角色也做了刻画。老土司的总管黑介。他是一个身体残损的人,失掉了作为男人的器官,尽管他在一人之下、众人之上,但他还是时时感觉到巨大的人生的缺憾。身体的残损导致了他心理的变态,使得这个彝山总管有着正常人所不能理解的阴暗心理与嗜好。他撺掇老土司杀人嗜血,他狐假虎威使足权势,他喜欢在别人备受折磨的苦痛里获得快感,他陶醉于阴森可布、寒气砭人的发号施令……这一切,成了他生命的全部内容,因此,他变态到被凤彝兰处以割舌酷刑的时候,还忘不了由衷地赞美凤彝兰发号施令的主子腔“一学就会”。

以往拍摄的电视戏曲大都采用了纯电视剧的对白,诚然,作为多年观众的反响来看,很不够味。如果运用戏曲字正腔园的对白,又感觉和电视特性的表现有些不够协调,为此该剧做了大胆的设计,在对白的处理上,既不完全是电视的对白,也保留了戏曲的一些腔调,这样更利于演员的表演和发挥。尽量减少多余的对白语言,更多地运用好电视语言,用画面讲话,本片不需要更多的技巧运用,实实在在地拍好每一个镜头,真实客观地反映出那个年代的历史感,应该说就成功了一半。

由于该剧是电视戏曲,作为导演,在该剧处理上,更要注重利索流利与简洁明快,把少数民族音乐素材融入唱腔设计中。音乐的创作是处理本片的一个重要环节,彝族的民间音乐相当的丰富,我们希望在原声态音乐的基础上多注入一些现代音乐元素,其不失民族特色又比较大气,旋律歌词都要简洁,通俗易懂,找准片子核心,音乐不易太多,而是要出彩.

该剧的基调,应是凝重,厚实,重色调,各个部门都要紧密配合做好案头工作,电视是一个综合艺术,也是一种情感艺术,需要一个很好的创作班子协同合作,任何一个部门的疏漏,都会给片子减分,我们希望遗憾小一点。

美术,化装,道具,服装个部门都应在有限的资金内,尽可能完美地有创造性地发挥,不能是历史的照搬,尽量利用好彝族的各种元素,这儿要提示的比如服装,彝族各地区服装现有资料就有三百多种,都各具特色,怎样舍取,首先根据本片的基调风格,设计出的服装,观众一看就认定是彝族的,但没有地域的指向,不管是黑彝,白彝,花彝……,只要是彝族的元素,都可有机的利用,综合出一种唯美的彝族服饰。




百科统计
  • 浏览次数 : 94
  • 编辑次数 : 0
  • 最近更新 : 2021-04-10 21:21:14
  • 创建者 : 大爷

百科目录

参考资料
编辑
百科标签
编辑
舞蹈
56用户协议 申请删除百科

相关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