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学 文学术语 布依族文学

布依族文学

全文编辑
所属类别 : 文学 > 文学术语
编辑
百科名片
编辑

过去布依族的民族文学主要是民间口头文学。清代和民国时期,出现了一些布依族文人用汉文写作的诗文。才开始有了布依族的文人文学。1949以后,一批布依族中青年作家及民间文学工作者,用汉文创作出各种体裁的本民族书面文学作品,并整理了不少民间口头文学,使布依族的口头文学和书面文学得到了发展。在此基础上编写出版了《布依族文学史》,对布依族文学的特征及其发展规律,进行了全面的分析研究,从而开创了布依族文学的新局面。

基本信息
编辑
布依族文学
布依族
目录
正文
编辑正文

基本信息

布依族文学是贵州布依族人民的文学,包括古歌、叙事诗等体裁。从远古到现在,历史源远流长。

远古文学

布依族最早的文学是神话与古歌。这些神话在长期的流传中,经过了许多后来人的加工,体现出后来不同时代的社会特点。开辟神话是神话中最早形成的,它们通过不自觉的艺术方式来讲述宇宙的生成,富含对自然的惊奇、恐惧、崇拜、赞美、思索和征服等各种感情。《混沌王》和《盘果王》:

在远古时代,宇宙间一片混沌。混钝王哈气成雾,扇气成风,宇宙仍然天地不分、东西南北不辨。这时盘果王出现了,他用鞭子把宇宙劈成两半,在上者为天,在下者为地,之后出现了日月星辰和河流山川。这两则神话流传于黔西南和黔南大部分地方,是布依族地区出现的较早的开辟神话。神话中展现了布依族原始宗教中万物有灵的观念,富于浪漫主义精神。《力戛撑天》、《勒叉戛日和葫芦救人》和古歌《十二个太阳》、《卜丁射日》、《辟地撑天》:

《力戛撑天》主要讲述远古时,力戛率众撑开了天地,为了不使天重新靠拢,他拔牙当钉把天钉牢,牙齿变成了天上的星星。他又掐出自己的眼瞎,右眼化为太阳,左眼化为月亮。在劳累了九九八十一天后,终于精疲力竭而死。

《辟地撑天》讲布依人祖先翁夏用大柏竹撑开天地,创造日月,用蓝被来染淡天空,用火烙红太阳,又用水洗白了月亮。

《十二个太阳》是布依族地区广泛流传的古歌,讲述洪荒时代本来有十二个太阳,晒裂岩石,爆死草木,动物惊慌,人类难以生存。领袖年王带头与大自然斗争,用箭射落了红、绿太阳各五个。最后留下两个,“一个晒谷子”、“一个亮天下”,这便是现在的太阳和月亮。

《卜丁射日》、《辟地撑天》与之类似,通过想象在落后的生产工具和宏大事业之间搭起了桥梁,展现了布依先民的探索精神和民族自信。

接下来的是反映人类起源的神话和古歌,它们常常是与洪水的故事紧密联系,反映出远古时代该地区水患对人造成的巨大影响。布依族先民对人类起源的解释一般是,洪水过后,成了洪水遗民的兄妹结婚,再造人烟,且人类和万物同源,这与苗族、侗族、水族的神话颇为类似。其中兄妹结婚是原始社会血缘婚习俗的反映。一些作品中出现了雷公、太白金星、玉皇大帝,体现出汉文化的影响。

《洪水潮天》和《十二层天、十二层海》:

《洪水潮天》叙述天地开辟后,万物滋荣,但雷公懒惰,久不下雨,导致大旱。布杰上天将它捉到人间囚禁。雷公趁布杰外出,诱使布杰幼小的孩子伏哥、羲妹为他拿水,得以挣破囚笼逃回天上。雷公逃走时送了伏哥、羲妹一粒葫芦种表示酬谢,表示葫芦能躲过洪水。雷公发洪水淹没人间,伏哥、羲妹逃得一劫,在神仙劝说下成亲,繁衍出了人类。




百科统计
  • 浏览次数 : 78
  • 编辑次数 : 1
  • 最近更新 : 2021-04-07 17:50:39
  • 创建者 : 小鱼

百科目录

参考资料
编辑
百科标签
编辑
布依族文学 布依族
56用户协议 申请删除百科

相关百科